九游会J9

新闻中心

17艘!订单创10年新高!VLCC市场今年将起飞?

DQZHAN讯:17艘!订单创10年新高!VLCC市场今年将起飞?


前两个月连续下单17艘,创10年来新高。沉寂多年的VLCC市场正在重新起飞,面对迅速增长的订单需求和居高不下的船价,在这一船型领域曾拥有强大竞争力和建造业绩的韩国传统巨头相继回归,来自中国的“新船厂”也已进场抢单。


“老将”回归!DHT在两家韩国船厂订造*多8艘VLCC


2月28日,美国上市原油船公司DHT Holdings宣布与两大韩国造船巨头签署了4艘32万载重吨VLCC建造合同,将由现代三湖重工和韩华海洋(原大宇造船)各建造2艘,预计在2026年4月至12月陆续交付。这份合同中还包含了额外4艘备选船舶订单,确认生效后可以在2027年上半年交付。


DHT表示,这批新船平均造价达到了每艘1.285亿美元,将采用高规格的全新环保设计,通过提高燃油经济性、减少排放和加大运载量来提高盈利能力。新船将安装废气净化系统,满足Tier III标准要求,持有多种替代燃料预留船级符合,进一步提升DHT船队的效率。


谈及*新订单,DHT总裁兼**执行官Svein Moxnes Harfjeld表示:“我们已经提前获得了**竞争力的交付时段,以建造市场上*高效、*上等的船舶。我们希望客户能够通过DHT持续**、高效、可靠的原油运输。”


值得一提的是,DHT这份订单的单船价格创下了VLCC造价16年来新高。如果备选订单全部确认生效,DHT这8艘VLCC订单总价值将达到10.2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3.96亿元)。


DHT Holdings的这份订单意义重大,不仅标志着HD现代集团和韩华海洋这两家曾经的VLCC建造“领军者”时隔三年再次回归,也谴獶HT过去7年来**订造新船。


此前,韩华海洋2月23日宣布承接大洋洲船东2艘VLCC订单,HD现代造船业务控股公司HD韩国造船海洋也已经在2月28日披露了订单,不过这两家船厂均未透露船东信息。


克拉克森的数据显示,韩国造船海洋和韩华海洋上一次承接VLCC订单要追溯到2021年。其中,2021年4月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旗下ADNOC Logistics & Services(ADNOC L&S)在韩华海洋订造了1艘LNG双燃料VLCC,同年6月Frontline在现代三湖重工订造了3艘VLCC,这些新船均已在去年交付完毕。


自2022年以来,韩国造船厂集体在VLCC新造船市场“销声匿迹”,专注承接价值更高、需求更旺盛的大型LNG船和集装箱船订单。




韩国造船海洋和韩华海洋在VLCC建造领域有着压倒性的竞争力,曾一度主宰着这一市场。其中,韩国造船海洋自1972年承接首艘VLCC以来,累计承接的VLCC已近800艘,在VLCC设计建造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强大的技术能力。而在目前全球在运营的925艘VLCC中,有185艘由韩华海洋建造,市占率****。


另外,DHT上一次订造VLCC则是在2017年年初,当时该公司在现代重工订造了2艘318000载重吨VLCC,这2艘新船在2018年交付运营。


DHT旗下船队目前运营着24艘VLCC,该公司对未来的VLCC市场充满信心。DHT认为,目前VLCC领域船舶供应前景非常具有建设性,现有手持订单占船队比例不到3%,且未来几年可用交付船台极其有限,潜在的交付船台面临着来自其他船型领域的激烈竞争。


在新船订单极其有限的情况下,VLCC船队也在迅速老化,到2026年底预计将有近50%的船舶船龄超过15年,20%以上船龄超过20年。同时,估计有160艘左右平均船龄为21年的VLCC参与了受制裁的贸易,这些船舶在合规市场和贸易中的商业机会有限。国际海事组织(IMO)环保法规将日益限制老旧船舶的效率,这些旧船可能被迫减速航行以达到较低的排放目标,这也会削减可用运力供应。


“新秀”入。LCC“订单潮”来袭前两月新订单创10年新高


近年来,由于高昂的新船价格以及市场运价疲软等原因,VLCC建造市场遭遇“订单荒”2021年VLCC新船订单为31艘,2022年更跌至仅3艘,创下有记录以来的*低水平,虽然去年回升到了18艘,但仍处于历史低位。截至目前,VLCC手持订单仅有23艘,占现有船队比例仅2.56%。


业界分析人士称,目前全球VLCC已进入深度老龄化状态,全球20年以上船龄的VLCC运力占比为14.1%,同时随着国际海事新规的不断强化,老旧VLCC的拆解量将增加,因此有望开启新一轮VLCC新船下单潮。


事实上,今年前两个月VLCC新船订单已经有了显著增长。克拉克森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今年VLCC新船订单已经达到了17艘,比去年同期增加了近8倍,也创下了近十年来同期订单新高。相比之下,去年前2个月仅有商船三井在大连中远海运川崎订造了2艘VLCC,这份订单也是去年上半年全球**的VLCC订单。


同时,从克拉克森新造船价格指数(Clarksons Newbuilding Price Index)来看,VLCC的造价在2021年以后的3年里足足上升了40%以上。因此,VLCC与LNG船、超大型液氨运输船(VLAC)一起,被业界视为新的高收益船型。


根据克拉克森的数据,VLCC新船造价在2008年9月创下了1.62亿美元的历史*高纪录,此后便一路下滑,在2017年一度跌至仅8000万美元。2021年以来,随着全球船价普遍上扬,VLCC造价也一路上涨,在同年7月重返1亿美元水平,2022年8月更突破了1.2亿美元关卡。自2021年以来的3年里,VLCC造价足足上升了40%以上。截至目前,克拉克森315000-320000载重吨VLCC参考造价约为1.28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2亿美元相比增加了7%。




此前,船舶经纪公司Poten & Partners曾预测,今年VLCC手持订单将增加一倍以上,主要VLCC船东正在密切关注订单量极低这一现象,他们认为从整个石油市场上来看,需要的不仅是每年交付几艘VLCC,一旦有代表性的巨头采取行动,市场将会有更多订单跟进。


另一方面,中韩两国主流VLCC建造船厂到2027年的可用交付船台基本全部**。油船经纪公司Gibson表示,除了外高桥造船和大连造船仍有少数船台外,中国船厂2027年VLCC交付船台均已售完,韩国船厂可用船台不超过12个,尽管船东需要多支付1000万美元才能在韩国订船。


在价格高企、产能有限的情况下,预计VLCC领域今年将迎来一批“新船厂”。*近,韩通船舶重工就接获了大宗商品贸易公司托克(Trafigura)两艘319000吨VLCC订单,成功进军这一建造市。夥荻┑ヒ彩荰rafigura**作为船东直接订造VLCC。不过,船舶经纪人估计韩通船舶重工这份订单单船造价不超过1.2亿美元。


近两年来,以大连造船、新时代造船为首的中国船企已经在VLCC建造领域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2022年以来的VLCC新船订单基本由中国船企接获,在此期间仅有日本造船联合(JMU)承接了3艘VLCC订单。今年截至目前中国船企已经承接了12艘VLCC订单。


克拉克森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VLCC手持订单排名前五的单体船厂中有四家来自中国,分别是大船天津(10艘)、新时代造船(8艘)、青岛北海造船(4艘)和大连中远海运川崎(4艘),日本造船联合(JMU)有明事业所以3艘的手持订单量位列第五。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4818号